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四年后,这套顶级英剧终于全员归来,让我们重温这场华丽美梦


  

21世纪最伟大英国时代剧,「唐家屯爱情故事」,你还记得多少?

终季四年之后,《唐顿庄园》终于以电影版回归。

▲《唐顿庄园》2019电影版海报


北美上映首日便拿下1384万美元票房,首周三天进账3100万美元,比西尔维斯特·史泰龙主演的动作片《第一滴血5:最后的血》、以及布拉德·皮特主演的科幻片《星际探索》还高。

目前该片在烂番茄上的好评度为85%,豆瓣评分8.6,首战成绩真的很不错!

电影版暂时还未能看到,我们重温一下,我们爱过的那个唐家屯——

想当演员的编剧

2010年,《唐顿庄园》第一季在ITV首播。

当时,全剧组没有一个人会想到,这部剧会成为英国剧集史、甚至英国电视剧史上最成功的作品之一。

3个金球奖,15个艾美奖,69个艾美奖提名,足以证明《唐顿庄园》深受专业肯定。


直到现在,都有不少的人将《唐顿庄园》视为和95版《傲慢与偏见》一样的白月光。

其转播权甚至卖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地区,几度引发世界范围的「唐顿热潮」。NBC评估全球可能有近两亿《唐顿庄园》观众,足以说明《唐顿庄园》的人气。

这样的成就,《唐顿庄园》的编剧朱利安·费罗斯之前是绝对不敢想象的。

▲编剧朱利安·费罗斯

朱利安·费罗斯(Julian Fellowes),1949年出生于埃及开罗,曾经就读于剑桥大学英语文学。

但他一直有个演员梦,在校期间加入了Footlights喜剧团,之后还去了伦敦韦伯道格拉斯戏剧艺术学院(Webber Douglas Academy of Dramatic Art in London)。

可在戏剧圈浮浮沉沉整整三十年,他并没有混出个名头。

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:

「我不漂亮,没有封号,也很穷。我就是那种随时被抓来救场的小龙套。」

他甚至在电视剧《莫纳山庄》《我们北方的朋友》中露了个脸,但也没谁记住他。

▲从左往右:制片人Gareth Neame,编剧Julian Fellowes和演员Michelle

80年代初,朱利安·费罗斯决定前往好莱坞发展。

然而他又从不响应好莱坞宣传机构的活动,混了两年一事无成,最后还落得个破产的结局。

根据他的回忆,那时他只能睡在出租屋里,「潮气渗透了四面墙」;担心养不起妻子和家庭,迟迟不敢结婚。

走投无路之际,费罗斯才决定重拾旧业,发掘自己的专长,开始往编剧、写作方向发展。为了养家糊口,他写很多的言情小说,好在卖得也还行。

到了1999年,事业终于迎来转机。

好莱坞导演罗伯特·奥特曼(Robert Altman)想制作一部反映英国上流阶层的电影。

费罗斯构思了一个阿加莎·克里斯蒂式的大纲,被罗伯特·奥特曼一眼相中,这就是他所写的第一个会被拍成电影的剧本《高斯福德庄园》

▲《高斯福德庄园》(Gosford Park,2001)


2002年,53岁的朱利安·费罗斯凭借《高斯福德庄园》,获得了第7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剧本奖,从此有了编剧大师的新身份。

此后,其担任编剧的作品《浮华世家》、《年轻的维多利亚》和音乐剧《玛丽·波平斯》等都广获好评。

2011年,他凭借《唐顿庄园》获得第63届美国电视艾美奖最佳编剧,总算是实至名归。

没有人不爱他笔下考究的台词,没有人不沉迷于他那充满简·奥斯汀经典风韵的剧本。

真实贵族生活

朱利安·费罗斯真的是爱英格兰贵族生活。

他并不是贵族出身,却痴迷于贵族阶层。不仅写贵族题材的影视剧作品,甚至年过花甲,还在争取戴上贵族的头衔。

(2011年1月,受首相卡梅隆的提请,他被加封为终身贵族,封号为「西斯塔福费罗斯男爵」Baron Fellowes of West Stafford,顺理成章地进入别称「贵族院」的上议院,成为保守党上院议员。)

▲《唐顿庄园》中的贵族群像


虽然算不上仆从环绕,但朱利安·费罗斯的家庭还算是优渥的,至少算得上是了解贵族阶级的生活。

在他的描摹下,关于唐顿庄园的一切细节都真实可亲。

《唐顿庄园》取景地是英国一级保护建筑海克利尔城堡(Highclere Castle),自2010年起,电视剧全六季的拍摄主要都在这座城堡进行。

而朱利安·费罗斯本人就是城堡主人卡纳文伯爵夫妇的好友,也是海克利尔的常客。

▲海克利尔城堡(Highclere Castle)


根据城堡的工作人员伊丽莎白说,《唐顿庄园》剧组在拍摄时,还会根据朱利安·费罗斯的请求,更换掉原来挂在墙上的家族照片,同时也会增添一些道具。特别是在客厅——那里经常要拍摄一些主角们玩牌和聊天的场景。

但家具和地毯等主要的摆设,都是城堡本身便有的。

(海克利尔城堡拥有超过50间卧室和许多的珍贵艺术品,其中还有一件是曾属于拿破仑的椅子。因此,城堡工作人员还会时刻监督摄制组,确保他们不会未经允许随意挪动城堡的古家具,必要时还要协助他们安排布景,甚至还常常被请来客串。)

▲《唐顿庄园》剧照


在《唐顿庄园》的实际拍摄期间,朱利安·费罗斯也时刻注意着贵族生活细节的演绎。一次,他看到桌子上有杯白开水,立刻让人拿走。

真正的贵族不喝白开水的,他们只喝茶,而且「一杯白开水」对于当时的贵族来说,真的太摩登了。

他甚至还会把家人的话,直接挪用到角色身上。

「什么是周末?」

《唐顿庄园》里,玛吉·史密斯扮演的老伯爵夫人说的这句著名台词,就来源于朱利安·费罗斯的一个姑妈。


没有人愿意从梦中醒来


说回到《唐顿庄园》,朱利安·费罗斯用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作为剧集的开篇,真的是神来之笔。

1912年,一战前夕,风雨欲来,日不落帝国的强盛维多利亚时代,帷幕将要落下,整个英国社会即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满载贵族的泰坦尼克号沉没海中,格兰瑟姆伯爵一家财产和地位的继承延续也变得岌岌可危。


原定继承人死于海难,远在曼切斯特的中产阶级远侄即将成为新的法定继承人。

不安在这个古老的庄园中弥漫。

新阶级的入主伴随着时代新声,工业革命带来的电话铃响,也震醒众人,变化已经在发生。

但大英帝国的气数将尽,并没有给唐顿庄园带来太多的阴霾,楼上楼下,关心的依旧是家事多于国事。


不同于《故园风雨后》(Brideshead Revisited,1981),朱利安·费罗斯无意探讨或反省等级制度和社会变革,他更想用宏大的社会背景,构建一个荡气回肠的「白日梦」

因此,《唐顿庄园》从布景、服饰、道具等各种细节,都尽可能呈现得大气。

历史顾问Alastair Bruce总是乐此不疲地对各种细节吹毛求疵,从餐桌上最后上的一道蔬菜该是什么,到是用叉子还是该用手,都能争论个半天。


服装设计师Caroline McCall为饰演大小姐Lady Mary Crawley的米歇尔·道克瑞的新娘装扮,特意设计了长袖蕾丝礼服,还搭配上镶嵌有30克拉的Bentley & Skinner钻石、价值20万美元的头饰。

▲大小姐Lady Mary那曾创下「全剧最贵戏服」记录的婚纱


此外,那个占地5000英亩的海克利尔城堡,那典型的哥特复兴式风格,带来了宏伟、厚重的整体视觉效果。


所有的服装、道具、场景都足以支撑这个华丽的梦。更别提,这个梦里还有甜蜜美满的爱情和温暖人心的人情。

剧里几乎每个角色都让人喜爱,故事进展到剧终,朱利安·费罗斯也赐予了每个人一个小圆满。

Lady Mary终于放下了大表哥,迎来了放荡不羁还很爱飙车的亨利;

二小姐不再自卑,走出阴霾,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幸福;

让人恨牙痒痒又讨厌不起来的男仆汤马斯,迷失后还是回到了唐顿,浪子回头金不换;

安娜也终于等到了沉冤得雪的贝茨先生,他们的甜蜜故事才刚刚开始;

心照不宣多年的老男管家和女管家,也在海边牵起了手……


延伸到电影版,男仆汤马斯终于遇到同类,收获爱吻高糖不断;

三女婿汤姆,也再次坠入爱河;

「贾母」依旧是让人爱得牙痒痒的毒舌老太太……

一切美满得就像一场让人不愿意醒过来说再见的梦。

我们在集体怀旧些什么?


艾美奖颁奖典礼后,曾经有记者问《唐顿庄园》女仆领班安娜的饰演者琼安,「你认为是什么让这部剧这么火?」

琼安说,「我想是因为人们从这部剧中看到了英国人的过去,看到了是什么让我们走到了今天。

一语中的。

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的教授大卫·莫里也指出,英国人对于《唐顿庄园》的热爱更多的可能源于对历史记忆的追寻。


是的,当年《唐顿庄园》第一季播出时,就引起了几乎全体英国人的集体怀旧,连威廉王子夫妇和英国女王都成了这部剧的忠实观众。

而且根据At Home With The Queen的作者透露,英国女王还常常在煲剧时指出剧中的错误。

正在上映的电影版也正好讲的是她的爷爷奶奶,也就是乔治国王和玛丽女王造访唐顿庄园时所发生的事,不知道女王看电影时会作何感想。

(电影在北美上映后,影院观众评分为「A」,这些观众中七成多为女性,其中六成以上年龄在35岁以上。)

▲《唐顿庄园》主演合照

《唐顿庄园》能够引起全英国的共鸣,靠的应该还是朱利安·费罗斯注入其中的英国精神。

从城堡里的楼上到楼下,英国传统的荣光一直都在这些人身上闪烁。

面对战争,伯爵甘愿担起责任,亲赴前线;

面对技术革新,小姐们更是积极学习和接受;面对阶级差异,众人更是不卑不亢,自矜身份且包容理解。

战争爆发时,由于当地的医疗设施有限,伯爵一家甚至将庄园改造成临时医院,提供生活物质,照顾伤员。

就连老古董毒舌老太太,也对此事保持默许,放下身份,大局为重。


剧中,还有另一个亮眼的存在,便是三小姐Sybil Crawley。

▲三小姐Sybil Crawley


三小姐就如同新时代独立女性的代表,她关心时事,积极投身于女权运动中,甚至还帮助女仆学习打字,找寻新的人生目标。

她热情纯真,当她穿着一身裤装,像茉莉公主一样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简直可以列入全剧的经典瞬间之一。


她也无比勇敢,在硝烟弥漫的战场里,主动去医院做护士照顾伤员;为追求爱情和婚姻,不顾阶层隔阂和家人反对,嫁给一个苏格兰司机。

但三小姐因生产而死的结局也一直让人唏嘘不已。

为爱出走的她是那个年代里为数不多的女性代表,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生命的代价。


楼下的故事也很丰富,像安娜和贝茨这对老好人,兜兜转转,好事多磨;男仆汤马斯,嫉妒作祟,作恶多端,最后才幡然醒悟等等。

唐顿庄园里生活着的,没有单薄的坏人,只有一个个鲜活饱满的人。

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闪耀的责任感、荣誉感、风度与优雅,都是感动全世界的共通语言,这些也并不会仅存在于20世纪初,而是会永存在时间的长河里,历久弥新。


朱利安·费洛斯曾认为这部电影不会成。

在《唐顿庄园》最终季结束后的一年,朱利安·费洛斯看到了乔治国王的相关报道,心里突然就有了灵感,于是开始起草了新的剧本。

但是,彼时《唐顿庄园》的演员们都很忙,有的在百老汇,有的还在拍剧,有的在拍电影,还有人活跃在在伦敦的舞台上。

想要集齐原班人马,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而且,饰演金句频出的「贾母」的玛吉·史密斯(Maggie Smith),今年也85岁了,可谁能不爱这位可爱毒舌的「麦格教授」呢?


朱利安·费罗斯还曾经这么评价玛吉·史密斯:「她的表演是冷幽默,她的这种情感力量,隐藏在她的一颦一笑里。」

因此最终,朱利安·费洛斯还是挨个去说服,花了八个月的时间,集齐所有原班人马,实现了内心的夙愿。

相信不少影迷也是十分期待,可以在银幕上与这些可爱的人重逢。

可能一部好的剧就该是这样的。完结时让人不舍得告别,但每一次的重温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。

用老太太的话来做个结尾吧:You're the best of me!




作者 ✎Mrluo

编辑 ✎ 13

发布时间:2019-10-08 11:11

相关推荐

焦 点

国内

公 告

所有文字、视频、图像资料均为 商圣 © 版权所有 [云转码提供视频技术支持]